当前位置:www.316.net > 城市 > 东中医援非记】当地患者连声赞:中医药真神奇

东中医援非记】当地患者连声赞:中医药真神奇

文章作者:城市 上传时间:2019-08-31

  3名广东援非医生讲述了他们的经历,565天,他们把中医药文化带到非洲,也将广东医生“仁心仁术”的好口碑扬名海外

  位于非洲中西部的赤道几内亚,长期以来被列为世界最不发达国家名单,贫困与疾病,是许多人对这里的“初印象”。然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不远万里奔赴至此,在缺医少药的环境下无偿帮扶,救死扶伤,赢得了当地居民的交口称赞,成为了我国援非工作中一张亮眼的“名片”——他们是来自广东的援非医生。记者获悉,当地时间7月12日上午,我国第29批援赤道几内亚医疗队全体队员获颁该国最高荣誉奖——“国家独立勋章”。

  8月14日,在广东省中医院举行的“救死扶伤大爱无疆——援外医疗队事迹报告会”上,广东省第29批援助赤道几内亚医疗队的3名队员讲述了他们565天的援非经历,他们不仅把中医药文化带到非洲,也将广东医生“仁心仁术”的好口碑扬名海外。

  今年7月22日,离开家乡一年半的曾祥毅终于回到了广州,出发时不到4个月的孩子已牙牙学语,听着孩子奶声奶气地叫“爸爸”,那一刻,他漂泊的心终于安定下来。在出发去非洲前,赤道几内亚对于曾祥毅来说是“远方”,一个到不了的地方。这个土生土长的广州仔直到大学毕业实习才离开家乡,前往珠海实习。如今,他已是广东省中医药珠海分院康复科医生。

  2017年,当他看到援非文件时,他并没有立即报名,因为妻子很快就临盆了,他不可能在当时离开。然而,心中总是有一些想法在缠绕。直到那一天,头发花白的父亲跟他说:“儿子,家里还有我和你妈照顾着,你就放心去干你的事业吧!”那一刻,已经身为人父的他,忍不住落下泪来。就这样,他踏上了援非之路,去了他曾不会抵达的远方。

  曾祥毅所在的医院是赤道几内亚大陆地区最大的公立医院,巴塔地区总医院。在他抵达医院的第一天,当介绍他是来自中国的针灸医生时,当地所有的医护人员全部站起来为他鼓掌。“当时我真的受宠若惊,我知道,这是前28批医疗队员们留下的美誉,对我来说,既是鼓励,也有压力。”不过,迎接他的不仅是赞美。曾祥毅所在的针灸康复科,说起来是一个科,其实就只有他一个人,一张病床,一个简陋的桌子和一张椅子,还有一台老掉牙的吊扇。曾祥毅每天上午在医院坐诊,下午在驻地坐诊,定期下乡义诊。

  当地医疗资源匮乏,不仅老百姓看不起病,即使有条件的也不一定得到有效治疗。曾经有一个其他城市的医院院长得了面瘫,在自己的医院治疗了2个多月不见好转,得知中国的针灸医生来了,每天开车2小时来医院找曾祥毅治疗。通过针灸和闪罐治疗了一个月后,基本痊愈。还有一位中年女性,被偏头痛困扰20多年,来就诊时已经到了每晚需吃止疼药才能入睡的程度,一次偶然机会找到了曾祥毅的诊室,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做治疗。没想到,曾医生为他做了5次针灸和推拿后,她的偏头痛竟然奇迹般好转了,随诊半年都没有再发作。这也让当地居民对中国医生称赞不已,他们经常介绍自己的亲人、朋友到中国医生的诊室里来看病,曾祥瑞从不拒绝。工作之余,他还会在当地培训八段锦和太极拳,教居民们一些养生保健的好办法。

  赤道几内亚常年紫外线强度高,当地眼科疾病高发,其中最典型的眼科疾病的就是白内障。同样在马拉博医院的广东省中医院珠海医院眼科医生邓建华说,医院条件差,眼科只有门诊。这一次,他给自己定的目标就是,把当地白内障手术常规开展起来。因此,在出发时,他将自己的行李缩减再缩减,在行李箱内装满了大批手术所需的物资。同时,他把国内先进的白内障手术技术——撕囊碎核镊辅助改良小切口白内障摘除术带到了非洲。“这种手术在没有超声乳化设备、医疗卫生环境较差的情况下,是白内障最好的手术方式。”在他的不断努力下,他在当地顺利开展了首例白内障手术。为了争取能让该国更多的白内障患者恢复光明,邓建华还两次到巴塔的公立医院进行光明行手术。这是中国医疗队首次在该国内陆地区开展白内障手术。

  除了看诊,下乡义诊也是援非医生们的常规工作。赤道几内亚交通不方便,在偏远村落和海岛的居民如果不是得了重病,都不会到医院治疗。广东医疗队会定期下乡为居民义诊,为当地居民看病提供了很大的便利。

  在赤道几内亚首都马拉博医院的广东省中医院朱海洋与心血管内科潘红翼医生对此深有感触。她所在的马拉博医院的病房里,经常可见皮包骨头、腹大如鼓、全身皮肤糜烂的患者,“这些病人一看就是没有得到及时救治,发展到疾病晚期的病人”。这些躺在病床上的病人奄奄一息,当得知中国医生的到来,他们会挣扎着哀求:““Medica china,ayudame!”(中国医生,救救我吧!)这也让她心如刀割。她希望为他们做点什么。赤道几内亚缺医少药,很多看似常见的疾病,却因为条件匮乏而束手无策。当地疟疾高发,一次,潘红翼接诊了一位低烧不愈的疟疾患者。在当地使用了一周多的抗疟药物,但效果都不尽如人意。

  通过“四诊”,潘红翼以针药结合的方式对患者进行治疗。治疗后,患者后枕部疼痛的症状就得到缓解,也能安稳入睡了。“中医药线次后,患者上述症状缓解,对中医药连连称赞。为了让中医药文化传道非洲大地,她在赤道几内亚唯一的大学——国立大学医学院开展中医讲座,向医学师生介绍了中医文化渊源及医疗概况,并让在座医学生体验针灸、艾灸、拔罐、刮痧等中医特色疗法。该医学院教授荷赛·米盖尔说:“如果中医能在赤几落地生根,遍地开花,将是赤几人民的福音。”

  据悉,从上世纪70年代初,广东即响应国家号召、选派医疗技术人员远赴非洲,开展援外医疗工作。

  据悉,广东省中医院2008年至今共派出援非医疗技术人员8名(包括检验科、泌尿外科、传统疗法科、康复科、心血管、眼科等专科),共援助了包括科摩罗、塞舌尔、赤道几内亚、加纳等多个非洲国家和地区。

  据介绍,广东省第九批援加纳医疗队共11人,包括麻醉科、影像科、妇产科、心血管科、外科、脑病科、针灸科、眼科、新生儿科等专科,其中来自广东省中医院的有9人(含1名护士与1名厨师)。

  当天,即将出征非洲加纳的省中医院大学城医院麻醉科医生石永勇发自肺腑地说:“年青人不能满足于现状,躺在安乐窝里,要勇于走出自己的心理舒适区,不断去挑战和要求自己,才能持续取得发展和进步。”

  “医者不分国家,疾病不分国界,我要竭尽全力与疾病拼斗。希望有一天,我的家人、同事,我的同胞,也能因为我的勇敢和存在觉得骄傲。”来自番禺区中心医院的产科医生朱明慧也表达了报效祖国的热忱。

  位于非洲中西部的赤道几内亚,长期以来被列为世界最不发达国家名单,贫困与疾病,是许多人对这里的“初印象”。然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不远万里奔赴至此,在缺医少药的环境下无偿帮扶,救死扶伤,赢得了当地居民的交口称赞,成为了我国援非工作中一张亮眼的“名片”——他们是来自广东的援非医生。记者获悉,当地时间7月12日上午,我国第29批援赤道几内亚医疗队全体队员获颁该国最高荣誉奖——“国家独立勋章”。

  8月14日,在广东省中医院举行的“救死扶伤大爱无疆——援外医疗队事迹报告会”上,广东省第29批援助赤道几内亚医疗队的3名队员讲述了他们565天的援非经历,他们不仅把中医药文化带到非洲,也将广东医生“仁心仁术”的好口碑扬名海外。

  今年7月22日,离开家乡一年半的曾祥毅终于回到了广州,出发时不到4个月的孩子已牙牙学语,听着孩子奶声奶气地叫“爸爸”,那一刻,他漂泊的心终于安定下来。在出发去非洲前,赤道几内亚对于曾祥毅来说是“远方”,一个到不了的地方。这个土生土长的广州仔直到大学毕业实习才离开家乡,前往珠海实习。如今,他已是广东省中医药珠海分院康复科医生。

  2017年,当他看到援非文件时,他并没有立即报名,因为妻子很快就临盆了,他不可能在当时离开。然而,心中总是有一些想法在缠绕。直到那一天,头发花白的父亲跟他说:“儿子,家里还有我和你妈照顾着,你就放心去干你的事业吧!”那一刻,已经身为人父的他,忍不住落下泪来。就这样,他踏上了援非之路,去了他曾不会抵达的远方。

  曾祥毅所在的医院是赤道几内亚大陆地区最大的公立医院,巴塔地区总医院。在他抵达医院的第一天,当介绍他是来自中国的针灸医生时,当地所有的医护人员全部站起来为他鼓掌。“当时我真的受宠若惊,我知道,这是前28批医疗队员们留下的美誉,对我来说,既是鼓励,也有压力。”不过,迎接他的不仅是赞美。曾祥毅所在的针灸康复科,说起来是一个科,其实就只有他一个人,一张病床,一个简陋的桌子和一张椅子,还有一台老掉牙的吊扇。曾祥毅每天上午在医院坐诊,下午在驻地坐诊,定期下乡义诊。

  当地医疗资源匮乏,不仅老百姓看不起病,即使有条件的也不一定得到有效治疗。曾经有一个其他城市的医院院长得了面瘫,在自己的医院治疗了2个多月不见好转,得知中国的针灸医生来了,每天开车2小时来医院找曾祥毅治疗。通过针灸和闪罐治疗了一个月后,基本痊愈。还有一位中年女性,被偏头痛困扰20多年,来就诊时已经到了每晚需吃止疼药才能入睡的程度,一次偶然机会找到了曾祥毅的诊室,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做治疗。没想到,曾医生为他做了5次针灸和推拿后,她的偏头痛竟然奇迹般好转了,随诊半年都没有再发作。这也让当地居民对中国医生称赞不已,他们经常介绍自己的亲人、朋友到中国医生的诊室里来看病,曾祥瑞从不拒绝。工作之余,他还会在当地培训八段锦和太极拳,教居民们一些养生保健的好办法。

  赤道几内亚常年紫外线强度高,当地眼科疾病高发,其中最典型的眼科疾病的就是白内障。同样在马拉博医院的广东省中医院珠海医院眼科医生邓建华说,医院条件差,眼科只有门诊。这一次,他给自己定的目标就是,把当地白内障手术常规开展起来。因此,在出发时,他将自己的行李缩减再缩减,在行李箱内装满了大批手术所需的物资。同时,他把国内先进的白内障手术技术——撕囊碎核镊辅助改良小切口白内障摘除术带到了非洲。“这种手术在没有超声乳化设备、医疗卫生环境较差的情况下,是白内障最好的手术方式。”在他的不断努力下,他在当地顺利开展了首例白内障手术。为了争取能让该国更多的白内障患者恢复光明,邓建华还两次到巴塔的公立医院进行光明行手术。这是中国医疗队首次在该国内陆地区开展白内障手术。

  除了看诊,下乡义诊也是援非医生们的常规工作。赤道几内亚交通不方便,在偏远村落和海岛的居民如果不是得了重病,都不会到医院治疗。广东医疗队会定期下乡为居民义诊,为当地居民看病提供了很大的便利。

  在赤道几内亚首都马拉博医院的广东省中医院朱海洋与心血管内科潘红翼医生对此深有感触。她所在的马拉博医院的病房里,经常可见皮包骨头、腹大如鼓、全身皮肤糜烂的患者,“这些病人一看就是没有得到及时救治,发展到疾病晚期的病人”。这些躺在病床上的病人奄奄一息,当得知中国医生的到来,他们会挣扎着哀求:““Medica china,ayudame!”(中国医生,救救我吧!)这也让她心如刀割。她希望为他们做点什么。赤道几内亚缺医少药,很多看似常见的疾病,却因为条件匮乏而束手无策。当地疟疾高发,一次,潘红翼接诊了一位低烧不愈的疟疾患者。在当地使用了一周多的抗疟药物,但效果都不尽如人意。

  通过“四诊”,潘红翼以针药结合的方式对患者进行治疗。治疗后,患者后枕部疼痛的症状就得到缓解,也能安稳入睡了。“中医药线次后,患者上述症状缓解,对中医药连连称赞。为了让中医药文化传道非洲大地,她在赤道几内亚唯一的大学——国立大学医学院开展中医讲座,向医学师生介绍了中医文化渊源及医疗概况,并让在座医学生体验针灸、艾灸、拔罐、刮痧等中医特色疗法。该医学院教授荷赛·米盖尔说:“如果中医能在赤几落地生根,遍地开花,将是赤几人民的福音。”

  据悉,从上世纪70年代初,广东即响应国家号召、选派医疗技术人员远赴非洲,开展援外医疗工作。

  据悉,广东省中医院2008年至今共派出援非医疗技术人员8名(包括检验科、泌尿外科、传统疗法科、康复科、心血管、眼科等专科),共援助了包括科摩罗、塞舌尔、赤道几内亚、加纳等多个非洲国家和地区。

  据介绍,广东省第九批援加纳医疗队共11人,包括麻醉科、影像科、妇产科、心血管科、外科、脑病科、针灸科、眼科、新生儿科等专科,其中来自广东省中医院的有9人(含1名护士与1名厨师)。

  当天,即将出征非洲加纳的省中医院大学城医院麻醉科医生石永勇发自肺腑地说:“年青人不能满足于现状,躺在安乐窝里,要勇于走出自己的心理舒适区,不断去挑战和要求自己,才能持续取得发展和进步。”

  “医者不分国家,疾病不分国界,我要竭尽全力与疾病拼斗。希望有一天,我的家人、同事,我的同胞,也能因为我的勇敢和存在觉得骄傲。”来自番禺区中心医院的产科医生朱明慧也表达了报效祖国的热忱。

转载请注明来源:东中医援非记】当地患者连声赞:中医药真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