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316.net > 国际贸易 > 反倾销背后的浓汁

反倾销背后的浓汁

文章作者:国际贸易 上传时间:2019-02-19

  根据美国国际贸易法院的最终裁决,美国商务部2004年2月10日签署反倾销修正令。青岛南南食品有限公司等5家中国苹果汁企业出口美国产品关税为零,4家企业获得不到4%的低税率。至此,这场持续3年的中国苹果汁企业状告美国商务部裁决不公案,以中国企业胜诉告终。

  然而,与积极应诉的山东、陕西等省份10家企业相对照的是,约30家没有应诉的苹果汁出口企业却被征收51.74%的关税,这就意味着这些企业将暂时告别美国市场。作为我国农产品企业首次状告美国商务部裁决不公案,这场国际官司带给我国出口企业以深刻启示,将对中国其他相关产业应对反倾销树立典范的借鉴意义。

  中国浓缩苹果汁从20世纪80年代初起步,经过十年的探索,90年代迅速发展壮大起来。由80年代的4~5家一跃发展到了90年代的40~50家。凭借着质量和价格上的优势,中国果汁进入美国市场,并由最初1993年对美出口的2660.72吨增加到1998年的45931吨,数量上升100%,占据了美国果汁市场18%的份额,成为中国重要的出口市场。

  1999年6月,刚刚起步的中国苹果汁行业经受了一次严峻考验。美国苹果汁协会当月向美国商务部提出申请,要求对来自中国的浓缩苹果汁进行反倾销调查,并征收91.84%的反倾销税。美国商务部随即决定立案调查。

  青岛南南食品有限公司生产的苹果汁全部出口美国市场。1997年出口美国市场的苹果汁数量为4000吨,1998年为2000吨。对像青岛南南食品有限公司这样的苹果汁出口企业来说,来自美国商务部的反倾销调查关系其海外市场的命运。中国食品土畜进出口商会得知这一信息后,召集我国浓缩苹果汁行业内30多家出口企业在西安商讨应诉对策。

  当时,行业内还没有专门的果汁协会,大家的焦点所在,就是敢不敢应诉?关键时刻,在行业内享有较高声誉的国内最大浓缩果汁生产企业--山东中鲁果汁有限公司(现国投中鲁果汁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李中柯被推到了会议的前沿。李中柯冷静分析局势后,在会议上审时度势地提出了三条建议:第一,坚决要上诉,最好行业联合应诉;第二,赶紧调整果汁出口价格,将出口美国的浓缩苹果汁价格每吨上调60美元;第三,筹备成立行业协会,按协会管理办法,理顺和规范行业发展,并且建议把中国坚决应诉这一消息通过各种渠道告知美国起诉方。

  消息传到美国后,美方也很快作出了反应:马上下调税率,从诉讼初始的91.84%主动下调至51.74%,官司未打,美方先下一城。对此,国内骨干企业精神振奋,坚定了奋起应诉的决心。但也有一些企业心存顾虑,当中国食品土畜进出口商会真正组织应诉企业报名交钱的时候,参加西安会议的30多家企业中却只有11家报名,之后,由于种种原因,又有一家企业中途退出。

  当时的另一背景是,美国作为世界果汁的消费大国,智利、巴西在美国市场上同中国竞争激烈,他们联合出资150万美元和美国一起来跟中国打官司,意在把中国孤立起来。美国几个产苹果大州的众、参两院的21名参议员、51名众议员分别联名给时任总统克林顿写信施加压力,同时,中国又被指定为非市场经济国家,替代价格参考的是印度(价格偏高)。

  重重压力之下,我国浓缩苹果汁企业面临巨大考验:如放弃应诉,就意味着将失去美国这个重要的出口市场;如果应诉,则要要打一场越洋官司,投入大量的财力、物力不说,还不知道胜算到底有多大。

  当美国正式起诉税率从91.84%下调至51.74%后,国内的许多企业产生了妥协的想法。他们认为,既然美方已主动降低了税率,是否可以展开和谈,通过妥协的办法而不采用应诉的办法。有的企业同所在省的有关部门找到外经贸部门和商会,要求谈判妥协。在部分企业举棋不定的时候,中国食品土畜进出口商会副秘书长张志彪、山东中鲁果汁有限公司总经理李中柯(中国食品土畜进出口商会果汁分会成立后李中柯被选为理事长)力排众议,坚持说服业内企业千万不能盲目妥协。此时妥协,美方就是给一个不错的结果也不会是最理想的结果。经过充分的论证,行业的主要企业又重新坚定了上诉的信心,正式应诉。

  应诉之初,面对的最大问题就是怎样聘请律师,聘请什么样的律师才有利于打赢这场官司?经过业内企业集思广益的讨论和商会的大力协调,决定不惜重金集体聘请美国打反倾销官司方面有着相当经验的最好律师。最后经过公开筛选,选中了美国格林菲尔德律师事务所,该事务所提供了具有多年反倾销办案经验的布卢斯·米切尔、杰夫瑞·格林姆森和马克·帕多律师作为中方的代理律师。实践证明聘请最优秀的律师,本身就给了美国方面起诉方律师一种很大的压力。

  2000年6月,美国商务部裁定中国应诉企业税率为零至27.57%,应诉企业加权平均税率为14.88%,而未应诉企业税率则为51.74%。其中,一家企业为零税率,青岛南南食品有限公司税率为25.55%。

  美方的这一裁决结果传回国内,不少业内企业欢欣鼓舞,认为应该是举杯庆祝的时候了。他们认为这一结果比预想的要好得多。在美方正式立案之前,美国起诉方认为我国企业的倾销幅度接近100%,从此裁决结果看,美国已呈败局。但是对于果汁分会理事长李中柯来说,此裁决结果却远远不能满足。在随后珠海行业会议上,他分析说:美国商务部裁决报告中仍存在多项引用数据明显不公之处,尽管中鲁的税率除零税率以外是最低的,但也决不能接受这一结果,如果接受这一结果,未应诉之企业姑且不说,就是参加应诉的企业也将失去相当的美国市场份额。现在,我们还远远不到喝庆功酒的时候。

  不仅不能喝庆功酒,为了赢取零的胜利,珠海会议上还通过决议,开辟两条法律途径来打这场持久战。一是打复审,美法律规定,只要连续三年复审结果都是零税率,即可退出反倾销,恢复正常国际贸易;二是上诉美国商务部,按照美国的反倾销上诉程序,如果想改写这一终裁结果,只有一个选择:向美国国际贸易法院起诉美国商务部。

  关键时刻,敢不敢叫板美国商务部,业内诸多企业举棋不定,对于这一招险棋,不单单是要考验企业的胆量,还要有对所有的不确定因素的思想准备。首先是向美国国际贸易法院起诉美国商务部这个美国的政府机构,有多大的把握?其次,美国国际贸易法院具有很大的独立裁决权,何时裁决没有规定的时限,我方企业能否经得起持久战?其三,上诉要有大笔的费用开支,是不是值得?

  权利是靠自己来争取的。在苹果汁分会的积极组织下,青岛南南食品有限公司等9家没有得到零税率裁决的应诉企业,2000年7月联名上诉至美国国际贸易法院,诉讼美国商务部裁决不公。

  在此案的进程中,由于美国一直把我国当做非市场经济国家看待,此案在核定产品的成本时,不以我国的产品成本为准,而是找类似我国经济发展水平的第三国作为替代国考察生产成本。在这个问题上,双方有很大的分歧。而替代国和替代价格的选取则直接关系到官司的胜负,双方都据理力争。在原审时,我方企业主张采用苹果汁生产大国土耳其作为替代国,而美国则要求采用印度作为替代国。美国商务部最后采用印度某一企业作为替代国,因选择的企业使用的原料没有代表性,其参考价格过高,计算出的成本也较高,直接导致了我方在美商务部一审裁决的失利。

  而在接下来的第一次年度行政复审中,我们选择发现了印度有代表性的另外一个企业对我方非常有利。这时美国提出的替代国是生产成本远远高于我国的波兰,我国果汁企业在土畜商会和果汁分会的支持下,当即予以抗议,并坚持提出沿用印度作为第三方替代国的意见,最终我方律师说服了美国商务部接受了我方意见。

  2002年5月,美国商务部对我国浓缩苹果汁企业进行实地核查。我方代理律师以确凿的证据找到了对中方有利的印度榨汁苹果替代价格为29美元/吨,而非美商务部所寻找的47美元/吨的替代价格,两者的比率所得结果大不一样。由于我方律师出据了非常重要的证据,对此,美国商务部接受了中方的这一替代价格,这对我方的复审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根据以上事实,美国国际贸易法院于2002年6月19日作出裁决,支持中国浓缩苹果汁上诉企业5个主要辩点,认为美国商务部的裁决缺乏充分的法律依据或与法律规定不符,驳回其裁决中的5条关键裁决,要求美国商务部对原审终裁进行重新修正。

  经美国商务部第一年度行政复审,2002年11月青岛南南食品有限公司等5家企业税率初裁为零。一年后,美国国际贸易法院对这5家企业作出零税率的最终裁决,另外4家企业获得3.83%的加权平均税率,而未应诉的中国企业一律为51.74%。今年2月10日,美国商务部最终放弃上诉,签署反倾销修正令。

  在这起浓缩苹果汁反倾销官司之初,我国30多家浓缩果汁生产企业,最后线家。为什么其他企业不应诉呢?中国食品土畜进出口商会苹果汁分会理事长李中柯有着精辟的结论:现在国内企业打洋官司有三怕,一是怕输--中国的官司都不好打,打洋官司输了怎么办?第二是怕难--在不懂国际贸易法规的情况下,需要学习太多规则、法律程序的,还要请美国律师;第三是怕痛--打国际官司,请美国最好的律师,需要花大额的律师费。正是由于这三怕,才导致了一些不应诉果汁企业被迫接受最终51.74%高税率的苦果。

  面对国际贸易纠纷以及越来越多的反倾销诉讼,我们的企业一定要解决不良心态的问题,千万不能存在侥幸心理和逃避思想。实践证明,唯一能够拯救我们自己的就是要勇于面对,团结起来,齐心协力地奋起应诉,以法律的手段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否则,只能是接受沉痛的惨败。

  中国浓缩苹果汁生产出口企业应对美国反倾销调查以来,经原审应诉、三次年度复审及反诉美国商务部裁决不公等艰难历程,终于迎来美国国际贸易法院的终审裁决。期间,中国食品土畜进出口商会苹果汁分会发挥了重要作用。

  正视反倾销调查,积极应诉是出口企业的正确选择。应诉期间,青岛南南食品有限公司领导认真学习有关反倾销知识,并成立了反倾销应诉专门小组。在美国布鲁斯律师事务所的指导下,小组成员加班加点,不辞辛苦,迅速准确地找出了有利证据。在这期间美国律师和经济师曾多次来公司核实材料。

  应诉企业间团结一致是打赢这场官司的另一个关键因素。企业受到反倾销调查的重要原因在于企业间的恶性竞争,造成出口量激增和出口价格的下降。反倾销之前的1995~1998年,我国对美出口果汁由几千吨迅速增加到了4万多吨,而价格却由1500美元跌落到500美元左右。青岛南南食品有限公司的朴香花说:这次应诉使我们公司深刻认识到,事实胜于雄辩,面对国际上的贸易保护主义或不公正的裁决,中国企业只要团结一致、敢于抗争、善于抗争,企业的发展不但不会受阻,反而可以得到长久的发展。这一胜利,增加了我国浓缩苹果汁加工企业在国际市场上的份额,也为中国农副产品出口行业增强了信心。

  据了解,在这场中美苹果汁贸易战中,中方企业仅律师费就接近3000万元,平均每家企业花费在300万元左右。如此巨大的花费,在输赢还是个未知数的情况下,让许多中国企业犹豫不决。

  青岛南南食品有限公司的朴香花说:在初裁后,由于律师提出他们当初对此案估计不足,实际费用已超出所得到的律师费,向中方9家企业提出要增加20万美元的律师费。我们公司领导在讨论后提出,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要抗争到底。由于准备充分,使美国商务部调查进行得相当顺利,为胜诉奠定了基础。

  1999年美国商务部作出初步裁定后,青岛南南食品有限公司基本停止产品出口美国。2000年至2002年的三年间,这家公司没有出口到美国市场一吨苹果汁。而在2002年初步裁定关税为零后,2003年青岛南南食品有限公司出口美国的苹果汁就达3000吨。可以说,这5年的应诉过程及3年多的国际官司,使这家苹果汁出口企业发展壮大起来。朴香花说:经过应诉,公司锻炼和培养了一支业务强、作风硬的反倾销专业队伍,而且对于提升公司的经营理念、管理水平起到了极大促进作用,也大大增强了公司在客户中的知名度。期间,这家公司还加强了对欧洲、日本、东南亚等市场的开拓,使公司市场结构更加合理,大大降低了对美国市场过分依赖的经营风险。

  当然,应对反倾销调查并不轻松。一是时间性极强,错过了时机,美国政府不会再给你机会。二是专业性较强,一定要选择有经验、懂专业、英语好的专业人士帮助应诉。三是应诉过程中不能有任何失误。由于中美两国的会计制度并不接轨,应诉过程中往往需要对中国企业的账目按照国际会计规则进行调整。山东文康律师事务所律师孙芳龙认为,对企业而言,反倾销调查是个契机,因为被课以高额倾销税的企业只有退出市场。有头脑的企业家应牢牢抓住这个机会,通过高水平的应诉扩大自己的市场份额。

  浓缩果汁反倾销一案,历经四年多时间,行业共花费了近3000千多万元的费用,教训深刻,值得每一位行业内企业的高度警醒。行业内企业要引以为鉴,高瞻远瞩,团结自律,共同维护和打造中国的对外出口市场,要花少钱加强预警,避免打洋官司。

  关于此案,许多人还有这样一个疑问:花了近3000多万元打这场官司到底值不值?果汁分会理事长李中柯给记者算了两笔帐:一笔帐是据海关统计,中国今年出口美国的苹果汁到年底将达到10万吨,占美国进口总量的50%,由于是零关税,每吨比销往欧洲的价格高出近100美元,今年8月到明年8月从目前申报出口美国签章的统计可以达到15万吨,按10万吨计算,可增加收益1000万美元,折8000多万人民币;按15万吨计算,可增加收益1500万美元,折1.23亿元人民币。另一笔帐是15万吨浓缩果汁需要112万吨苹果,使农民卖果难的问题就有了一个较好的解决,按照今年西部平均苹果比上年提价120元计算,农民增收将达1.35亿元。

转载请注明来源:反倾销背后的浓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