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316.net > 人文 > 承钧《中国南洋交通史》:中国海洋交通史的开

承钧《中国南洋交通史》:中国海洋交通史的开

文章作者:人文 上传时间:2018-12-29

  早年留学比利时,后赴法国巴黎大学主修法律,之后师从汉学家伯希和,归国后曾任北京大学和北京师范大学的历史系教授。冯先生毕生研究中外交通史和边疆史,是民国时代重要的中外交通史家,也是中国翻译法国学术和文学作品的三大家之一。著有《中国南洋交通史》、《中国西部考古记吐火罗语考》等;译有《多桑蒙古史》、《西突厥史料》、《马可·波罗游记》等;译著多汇为《史地丛考》和《西域南海史地考证译丛(第三卷)》。

  交通史家:冯承钧先生通晓法文、英文、比利时文、梵文、蒙古文、阿拉伯文、波斯文,兼及古回鹘语、吐火罗语和蒙语八思巴字,并精通中国史籍,在历史学、历史地理学、历史语言学和考古学等方面都有较深的造诣,遂在史地研究考证方面卓然成家。

  翻译家:冯承钧先生作为清末民初中国翻译法国学术和文学作品的三大家之一,致力于于译介法国的汉学著作,筚路蓝缕,开中西学术交流之先河,立中西交通史之学科,使中国人得以放眼看世界,进而走向世界。同时,西方汉学家们的著作,也使西方学术界受益匪浅,使他们逐渐地摆脱了《圣经》史观的羁绊,洞悉到一部世界史的重要组成部分——东方史与中国史的存在价值。正如冯先生所说的那样:“吾国之史籍释藏,为今日学界无比之鸿宝……自有西文译品之后,彼方学者始憬然知一部世界史,彼所晓者仅及其半,遂从事于探考研究。今于印度史、中亚史已不少发明。重修世界史,是用增补若干章节。彼方研核之不息,而国人尚茫然鲜所知……此外,关于法德美俄诸国学者探考寻求之成绩,(国人)鲜有人注意及之,良可慨惜也。”(《史地丛考·序》,商务印书馆1931年版)由此可见,学术交流永远是双向互惠的,翻译于其中则起到了桥梁和纽带的作用。法语中有一个词组叫trait d’union(连词符),冯先生便是这样一个大写的“连词符”,为中外文化交流作出了不可估量的贡献。

  1.冯承钧先生是我国中西交通史(以西域南海史为主线条,今称中外关系史)研究领域的先驱之一。其名著《中国南洋交通史》是应商务印书馆在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之约,而动笔撰写的。《中国南洋交通史》沿袭了法国汉学家们的考据学风,在对作者所掌握的大量中外资料进行考证的基础上,在国内首次对中国历代与南洋相关的政治经济活动、各次航行的路线、所经过的地区的地名沿革、风土人情进行了综合考察,对以往史志中一些地名上和路线上的存疑或不明之处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并整理了当时国际学术界研究南洋史的专家曾经辑录、译注过的文献及其研究成果,做出了自己的独创、判断和取舍。

  全书上编的第一—四章,论述的是中国南洋交通的兴起阶段或雏形阶段,大致相当于中国历史上从西汉到南北朝时期(大约为公元前1世纪到公元6世纪之间);第五—八章,概括了中国南洋交通的发展阶段,大致相当于从隋、唐、五代至宋王朝时期(公元7—13世纪上半叶);第九章是“元代之南海”;第十章是“郑和之下西洋”。全书下编是南洋古国传,即有关南洋国岛国的中文史料的汇辑与简注。主要是按中南半岛、印尼与马来半岛、印度诸海岛三部分论述的。

  3.冯承钧先生逝世已经一个甲子有余了,他留下的那笔丰厚文化遗产,仍在惠泽后学。《中国南洋交通史》既是出于我国学人之手的该领域最早的力作,也是中国学林与书海中的一部考据派的代表作,更是一部具有浓厚中外文化交流色彩的传世之作。

转载请注明来源:承钧《中国南洋交通史》:中国海洋交通史的开